没有修仙打怪的男频小说影视化后靠什么吸引观

修真小说 2019-03-30 19:39:15 94

  原标题:没有修仙打怪的男频小说,影视化后靠什么吸引观众?丨专访月关   文 │刘肉英 见人说人话、见

  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的叶小天,蠢萌天真、活泼可爱的夏莹莹,二人相互扶持,惩奸除恶,这大概就是《夜天子》中的美好所在了。

  没有神乎其神的修仙,也没有大开金手指的穿越,《夜天子》在男频小说中较为中规中矩,世袭牢头叶小天,冒充艾典史后斗齐木、孟庆唯,中举后成为叶典史斗徐伯夷、在南京逼走李玄成,铜仁任推官时怒斩五大家族中人,之后一,最终逆袭。

  在创作这部作品之前,月关已经写了很多帝王将相的故事,《回到明朝当王爷》已经在起点网大受欢迎,当时穿越文势头强劲,而月关则笔头一转开始创作历史传奇故事。《夜天子》就是那一时期的经典之作。

  相比于其他的作家,月关的文学作品影视化之并不算顺遂,早年已经改编的几部作品发行和都遇到了不可抗的阻力,如今《夜天子》顺利,对于月关来说也有着不同的意义。相比早年版权出售之后便鲜少参与的情况,在《夜天子》的影视化过程中,他开始担任编剧,事必躬亲,“都是我的‘亲孩子’啊,自己改编更放心一些”,月关打趣道。

  《夜天子》创作于2014年,全书超过329万字,剧中出场人物涉及叶家、葫县众人、安家族人、宋家族人等,重要角色近40余位,这对于一部改编剧集作品来说,取舍就是改编过程中的一点。

  不同于那些关注王侯将相的作品,叶小天其实是一个离庙堂之高远的人物,《夜天子》以叶小天的故事为任务主线,去体现他人生中的喜怒哀乐,对于月关来说,《夜天子》是他当时的破局之作,“当时的网络男频小说,穿越几乎已经于历史这一门类之上,写历史必穿越成了金规铁律,于是,我就想可不可以不只围绕‘穿越’这一点做文章,不开后世者这个金手指,故事会成为什么样?”

  剧中的叶小天是一个思维颇为现代的人物,他的处世之道和剧中的其他人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样的设定也更符合当下观众的观看习惯,就好像观众看魏璎珞将巴掌甩向尔晴一样爽,叶小天从底层崛起,有血有肉,也有很多缺陷,并不完美,却总能快手斩乱麻。

  这样的人设看似有些许的主角,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,一旦触及这个底限,他就可以忘却,为了他心中的去拼。基于主角的人设,《夜天子》的故事基调应该算得上青春热血,再加之身边的二弟、夏莹莹,解决困难之余不乏诙谐幽默。

  女主角夏莹莹在原著中是叶小天的二夫人,红枫湖夏家唯一的女孩儿,从小受到全家人,蠢萌天真,活泼可爱,虽然娇惯任性,却不讨人厌,由于从小受到家族过度的,她对人情世故不甚了解,常常好心做错事。用月关的话来说,“夏莹莹就是一朵单纯、善良的小白花。”

  在剧中,夏莹莹就是叶小天的官配,叶小天前期拼搏、上升的主要动力都是因为夏莹莹,月关表示,“夏莹莹是书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,她无暇,爱恨分明,心底得就像一汪一眼就可以看到底的泉水。”

  二人从靖州一逃往铜仁,先是遇追杀又被卷入朝廷命官被杀案,一坎坷。但是在叶小天危机四伏的闯荡之上,有这样夏莹莹这样甜美可人的红颜知己,无疑是他最大的幸福。虽然在以往的影视剧作品中,“白”的人设一直被女性观众诟病,但就目前的口碑来看,夏莹莹非但没有被讨厌,反而激起了不少观众的欲。

  宋祖儿本身年纪就不大,再加生的娃娃脸以及灵动小表情,将夏莹莹身上的天真放大,与此同时,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,眼看着目的要达到的时候,也想着抛弃叶小天溜走,虽然计划失败,但夏莹莹的人设却立住了。

  除了夏莹莹,剧中还有另一位女性角色——展凝儿,在原著中,展凝儿是叶家三夫人,八大金刚之一展家的大小姐,自幼喜欢舞枪弄棒,武艺高绝,成年后却迷恋上了诗词歌赋,有学问的读书人,被书生徐伯夷利用,险些所托——后经叶小天。展凝儿性情直爽,没有心机。

  相比夏莹莹,展凝儿多了些许豪爽的气息,喜欢闯荡江湖却被才子佳人的话本所骗,迷恋才子,看上渣男。因自幼在苗寨长大,展凝儿的服装打扮也颇具民族特色,不同于传统的古代服装。除了二位之外,还有一些角色也将随着这部剧的进展一一出现,但相比原著来说,依旧会有不小的改动。

  叶小天虽然出身低微,一逆袭的过程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杰克苏的套中,如何避免这样的问题发生呢?通过人物性格的丰富塑造去展现其多面性,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,“叶小天虽然经历曲折传奇,但实在谈不上人见人爱,爱情上可谓苦逼的一塌糊涂。只不过他生性乐观,总能苦中作乐,总能苦中见乐,总能叫人看到阳光、快乐的一面罢了。”

  虽然剧中的人物很多都被删减、整合,但叶小天的故事主线却保留得相对完整。叶小天先是在京城做牢头儿,结果因为送信,被人一追杀,误入葫县后,又糊里糊涂地被人当成了“钓鱼”的饵,成了一个假典史官。

  再之后,他顺利逃脱来到铜仁,又传奇地成了该府近五年来第一个秀才,并因此被保送参加乡试成为举人,随后被送回葫县,成了的真典史。叶小天一斗、斗恶绅,还要应付杨应龙的明枪暗箭,直到被人当烫手山芋送走,给了他一个有名无实的推官供起来。

  然而,叶小天并不安分,就像《西游记》中弼马温大闹天宫一样闹翻了铜仁府,在上部结尾,叶小天已经贵为一方土司。常言道:“百年的,千年的土司”,他算是了一条康庄大道。月关小小的剧透了一下,“做主角就要做主角的,主角就是要麻烦不断的,所以这只能算是他的阶段性胜利,后边还有一个个对手等着他去征服。”

  “我删减和调整内容的依据只有一个,是否是围绕已有的故事主线走的,是围绕这一主线、推动这一故事情节前进的,那就是应该保留的。另外,能体现人物特性的情节也会保留一部分。”除此之外的内容几乎都被月关在改编过程中替换掉了。快节奏推进的剧情,也更符合目前受众的观看习惯。

  电视剧不同于小说,写小说,作者的一枝笔,就相当于集结了编剧、导演、演员、服化道等剧目生产过程中的所有环节,任何脑洞只要说的通,都可以写出来,完成小说等于完成了成品,它的好看与否,精彩与否,就可以通过读者反响知道。

  但电视剧剧本的创作却完全不同,剧本之后还有拍摄、表演、宣发等一系列的环节,层层递进后才能最终完成一部影视剧作品,“客观地说,剧本在整个剧的生产过程中,最多最多只占三分之一的作用。剩下的要靠整个剧组一起完成其他环节,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都会影响到最终呈现的效果。”月关解释道。

  所以,在改编的过程中,月关更在乎的是剧情发展的节奏,和如何注意画面感、打磨台词,注意把人物个性凸显地更加鲜明,剩下的就交由其他环节的工作人员来实现。

  相比月关其他的小说,《夜天子》的改编难度并不大,“因为它未穿越、也未利用金手指去大改历史,与同期的大部分历史类小说作品,包括我之前的很多历史类小说作品相比,区别很明显,更易为电视剧。”

  虽然最终月关还是担任了《夜天子》的编剧,作品也顺利的了,但在他最初的认知里,完成作者和编剧之间的身份转换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“曾有做过编剧的作家朋友对我说,千万不要做编剧,‘我做完编剧不会写书了,用了好久功夫才恢复状态,再写剧时又不会了,又用了好久寻找状态。’”但是在经历过之后,却发现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也并没有那么难,“我觉得这两样灵活切换并没有问题。而且在这个过程中,是对另一种创作有提高和促进作用的。”

  另一方面,相比其他的男频小说,月关作品的女性读者也并不占少数,“女性小说不管什么题材,其实都在说情,而男性小说则未必,而我的小说则兼顾了两点。当然,会更倾向男性一些。”《夜天子》并非种马文学,叶小天是一个痴情的男主,在剧中也是对夏莹莹一心一意,这样的剧情设定应该不会遭到女观众的吐槽。

  除了已经的《夜天子》,《大宋北斗司》也已经在制作中,两部剧的风格完全不同,《大宋北斗司》是先创作了剧本,后来月关又丰富成了小说,如此看来,作者和编剧之间的身份,对于月关来说果然不是难事。

  从文学作品变为影视作品,这其中难免会耗,二者之间的审查标准不一,以及囿于片方的拍摄能力,很多内容可以在笔下可以花团锦簇,但真正拍摄出成品是千难万难。好在这次《夜天子》的完成度颇高,原著作者亲任编剧,对于内容自然有多一分的了解。

  男频玄幻IP的势头逐步削弱,而男频小说也不仅仅只有玄幻一种,《夜天子》的最终口碑究竟如何,还需要进一步的市场发酵。但它的至少说明,不同细分品类下的男频小说依旧有开发的价值。市场稀缺的是好故事,而非某一种题材。